2022元宇宙时代,谁在割谁的韭菜?

二〇二一年双十一,已经是元宇宙大火六个多礼拜的日子了。那一天,我独自在电商网站上徘徊,遇见粉丝Z君,他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元宇宙写了一点什么没有?”

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我上厕所的时候,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我也觉得有写点东西的必要了!这一波元宇宙的大火,背后隐藏着的一盘大棋,将会深刻影响到“谁来割我们的韭菜”、“我们用什么姿势被割”这两个根本的人生诘问。虽然作为韭菜无法反抗,但还是可以选择体位享受被割的!因此,对于元宇宙背后的棋盘和棋手,我们要怀着瞧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理,以阴谋论的精神谈谈看。

开门见山说我的观点:元宇宙是网络时代的新巨头们,向传统区域型权力组织的发起的一次总攻。

人类社会的权力组织,以往主要是各级各地的政权。在一定的地域范围内做到保境安民,就有了建立政权的基础。一个传统政权控制的范围,有什么根本影响因素呢?我认为,是它掌握的通信与运输能力。

两三千年前,古希腊诸国都呈现小国寡民的城邦组织形式。而西周封建制度下的“国”,也是武装殖民建立起来的一个个据点,比城外的“郊、野、封、鄙”更远的地方,是各国管理都无法触及的真空地带。

无独有偶,后来罗马人建立起一条条能快速运兵的大道,而秦始皇制定了“书同文、车同轨”的通信与交通改革,才能在亚欧大陆两端分别建立起疆域广大的帝国。这要展开说话就多了,大家可以翻开从历史书,沿着这一思路理出更多脉络。

二战以后,这个进程它算是尘埃落定了。为什么?地球表面的土地都被瓜分完了啊!可是,人类的通信和运输能力,二战后才真正腾飞。国家疆域都扩张不了了,而除了少数霸权,国家政权的能力很难超越疆域边界,于是接棒发展的主体,就成了跨国的巨头企业。

特别是最近二十年,互联网巨头发展起来以后,大家才发现,这些数字平台调度人、财、物的能力,效率上秒杀原有的线下组织形式!今天丰富多彩的的电商、外卖、小程序给我们带来的种种便利,都反应出这样的效率提升。

客观地说,FB、Google和Amazon这些巨头CEO实际掌控的权力,虽然跟中美这样强大的政权相比还差点,但是恐怕已经远超世界上过百位的总统了。

今天,我们很难再以单纯的商业组织看待这些企业,而是要把他们看成当今世界重要的新型权力组织。

传统上基于地理区域的监管经验,对这些巨头几乎无效:美国税率高,我可以把业务挪到爱尔兰,其他国家平价向爱尔兰供货。前些日子欧美共同要求爱尔兰提高最低税率的事儿,根儿就在这里,不过我看作用有限:任你有千般手段,只要我在全球调度生产交易,总是可以找到最低的税赋。

而对于网络巨头的管理,则更是棘手:亚马逊上卖的货该按哪个州交消费税交?号称全球第五大经济体的阿里,该归哪个市哪个区的网信办管呢?虽然现有制度对这些也做了安排,不过怎么看都是刻舟求剑、驴唇不对马嘴。

数字化调度人财物的能力带来了滚滚财源,而传统的区域性权力组织又无法实施有效的管理和税收,所以大家才会看到,全球的财富正在加速向跨国企业和数字巨头相关利益者转移。如今,美国1%超级富人掌控的财富,已经超过了中产阶级的财富总和,这正是此趋势下无法阻挡的结果。

元宇宙时代,谁在割谁的韭菜?

当然,区域型权力组织多年经营,也不至于局面这么快就失控,他们手里还有两张重要的牌:一是实体商业,二是金融体系。而目前的元宇宙构想,正是要从根本上改变这最后两张牌的组织秩序。

先说线下商业。虽说数字平台已经渐渐位居调度人财物的核心地位,但那还只是“调度”,仍然有大量商业行为最终发生的场景,还是要回到线下实体。举个例子:虽说如今开个餐馆,不在美团上挂外卖,不在点评上买榜单,可能真的会生意惨淡,可是在哪里建商业中心、批准谁开店这些事儿,毕竟还都掌握在区域型权力组织的手里。

于是,不管你线上怎么闹得欢,我总有办法抓住最后的命根子。但是,疫情让大家对很多行业的线下实施是否有必要,开展了全民性深入思考:教育,似乎也可以在线上开课;办公,谷歌到现在都没上班,也没影响业务;开会,加了美颜的腾讯会议似乎更让人舒适。

进一步思考,如果虚拟现实技术成熟了,人们所有交流性的活动线上线下体验都一样了,那么线下的实体办公交易,以及配套的交通餐饮,是不是都可以一网打尽了呢?那么,这又对谁有利呢?

显然,这对网络巨头,特别是那些掌控了元宇宙生态的巨头有利。元宇宙让他们从线下商业活动的调度器,一跃成为商业活动本身的发生地,当然,相应的经济利益也将大幅向他们转移。

举个例子,如果有一天办公开会都搬到元宇宙里去了,那写字楼还有人租么?而元宇宙里的房产,可能就炙手可热了。您看,八字还没一撇呢,林俊杰这就开始在元宇宙里买房子置地了。这些虚拟世界里的房产、物品,都是数字平台自产自销、无本万利的买卖。

有命挣,还得有命花。这就要说到另一个问题,如果交易的结算仍然采用原有的法币,那么不可避免还是要受制于人:不管你怎么闹腾,大不了人家加税就是了。不信,大家可以看看欧盟正在酝酿的数字税。

用法币逃不脱被割,自己发货币那是犯罪,这事儿可难办了!其实,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早有人埋下了解决的办法,大家肯定也都想到了——数字货币。俗话说,有主儿的干粮不能碰,这没主儿的货币体系才真香。由于它的交易和金融体系脱离了现有的区域性权力组织控制,用数字货币在虚拟世界里割韭菜,就可以摆脱二次被割的命运了!

数字货币名义上是去中心化的,实际上当然是按照“钱多者王”的核心资本原则运作的,而网络巨头背后的大老板也是资本,这不就一帮一对对红了嘛。很自然,这次元宇宙大火,以NFT为代表的数字货币领域动作也相当多。

现在大家应该明白了:现在乃至未来仍将轰轰烈烈的元宇宙运动,是掌控了数字世界权力的网络巨头,准备釜底抽薪地摆脱实体商业和金融体系的束缚,从而向传统区域型权力组织发起的总攻。

我们可以展望一下,在元宇宙第三个五年计划完成后,我们每个人全天候蜷缩在床上,嘴边等着定时投喂的食物,带着通向虚拟世界的眼镜,过着现实世界中箪食瓢饮、虚拟世界里声色犬马的生活。

话题到这儿似乎应该告一段落,不是故事还没完:用虚拟世界抢班夺权,更大规模地收割韭菜,如果按现有的状态发展到尽头的话,有一个不容易解决的问题——割着割着,韭菜可能没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举个例子:前者日子,美团为了应对不给骑手上社保的质疑,想了个新主意——让骑手都注册成个体户,跟美团合作。美团的做法有问题么?从法律和逻辑层面来看,没问题——假设一个骑手同时跑美团和饿了么,那么谁应该给他上社保呢?可是感觉上,似乎又有啥地方不对。我冥思苦想,终于有了一点线索。

如今这些掌控了部分社会资源调度权力的数字平台,跟原来的区域型权力组织相比,有一个最大的不同:权利与义务的平衡性。拿原有的区域政权来说,权利自然是税收,但是也有非常明确的对应义务——保障一方人民得安全与生存,做不到这两点,久了一定出事。

现在的网络巨头和未来的元宇宙巨头,按照目前的制度设计,权利义务就不那么对等了:权利上,因为掌控了某个领域的资源调度分配能力,可以大收平台税;然而义务上,美国的国防也好、中国的低保也好,他们并不直接承担责任,而是靠交税的方式间接支持。

可是咱们前面说了,靠元宇宙彻底抢夺了平台税权力,又靠全球化生产运营享受最低税率,平衡就被打破了:能流通到转移支付的财富越来越少,韭菜们也就越来越蔫,直到枯萎得无法可割。韭菜都没了,那顶尖那1%人的财富,自然也就是镜花水月了。

你的镰刀再快,也得靠生机勃勃的韭菜地,才能大显身手不是!从这个意义来说,“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正是雄辩地指出了韭菜的伟大价值啊!

关于权利义务不对等带来的系统性问题,近年来有个生动的例子:欧盟这个组织,给法德这些发达国家提供了的权利,就是打破关税边界,可以在全欧洲随心所欲地割韭菜;但是义务就呢?法德虽然可以盘踞欧洲市场挣钱,可是那些韭菜地的财政,人家不管啊!久而久之,希腊、葡萄牙这些躺平了被割的绿油油的韭菜地,不破产还等什么呢?

对比一下中国的情况,常有人说,全国只有六个省市的财政有盈余。殊不知,这六省市产业固然发达,也是因为背靠全国的大市场,才能嗨置的。因此,用财政转移支付作为带动后进地区的义务,是必不可少的平衡制度设计。

再说回元宇宙。虽说随着技术的发展,虚拟世界的重要性一定会逐渐提高,可是近来扑天盖地的元宇宙倡导与跃进,我认为是新型的数字世界权力组织,向原有的区域型权力组织吹响了总攻的号角。目的也很明确:通过虚拟现实干掉实体产业、通过数字货币绕开金融体系,从而真控掌握全球一盘棋的割韭菜大业。

你说我站那边?我站哪边没用,还是趴桥望水流吧!不过我想说,如果线上的镰刀原来越猛,真实的韭菜越来越蔫,那么这一不平衡的体系迟早要出问题。这一点,元宇宙的倡导者也好、线下秩序的维护者也罢,都应该好好思考一下!

相亲找对象微信搜索“寻爱相亲网”
也可以加微信:yunanxqw

如需进本地群请加客服微信:gonglue01,如遇客服繁忙,请耐心等待即可。

本文系转载文章,作者:元宇宙之家,不代表元宇宙之家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oshimeta.com/324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