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将举办元宇宙创新创业大赛,大家都在寻找元宇宙的入口

什么是元宇宙?虽然这个问题目前仍未有公认的权威答案,但是“元宇宙元年”却已不由分说地进入尾声。在即将过去的2021年,元宇宙(Metaverse)这个在上世纪90年代初由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创造出的老名词,一跃成为全世界最热门的新概念之一。

与新概念的出现同步上演的,是资本市场与科技行业的狂欢。国际上,被称作“元宇宙第一股”的罗布乐思(Roblox)正式上市,微软、谷歌、英伟达等科技巨头也皆有所动作,脸书更是直接将品牌更名为元宇宙一词的前缀Meta;在国内,网易、腾讯、百度、字节跳动等一众互联网大厂,纷纷掷下重金,着手布局元宇宙,一批所谓的“元宇宙概念股”也在投资市场备受追捧……

狂欢之下,相关行业迎来了风口。在长三角,一批创业者乃至地方政府都将目光投向了这个充满了科幻色彩的新概念,期待着先人一步。

不妨暂且抛开对元宇宙定义的纠结,听一听追逐元宇宙风口的人们的所思所想。

元年

除了打理公司的日常业务,黄阳之最近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筹备即将在无锡举行的长三角元宇宙创新创业大赛上。

2016年,留学归国的黄阳之与合作伙伴在老家无锡成立了英领之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出任CEO。这次元宇宙大赛,他的企业是承办单位之一。

初冬的无锡寒意逼人,穿着一件纯色T恤衫的黄阳之却依旧把袖子撸过手肘。谈到元宇宙,这个今年10月刚满30周岁的年轻企业家语出惊人:“有人说元宇宙就是个泡沫,我觉得这个提法没问题。资本市场现在这种炒作法,这个泡沫迟早会崩。”

既然是泡沫,那为何还要花心思办比赛?黄阳之这样解释:“元宇宙本身是一个概念,而不是一项单独的新技术,单纯的概念炒作没有意义。我觉得元宇宙更像一个容器,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装。把一系列老赛道封装进一个新容器,自然就会成为新赛道、带来新机遇,对于这些老赛道无疑是件好事。”

无锡将举办元宇宙创新创业大赛,大家都在寻找元宇宙的入口

在12月江苏侨联举办的一次活动上,黄阳之现场讲解元宇宙的基本概念。 受访者供图

他认为不存在“元宇宙技术”,只有“元宇宙相关技术”,而这些技术,无一例外都是老技术。黄阳之和他的企业就身处一条他所说的“老赛道”上。他的公司主营业务是提供“AR/VR一站式解决方案”。相比元宇宙,AR和VR确实已算不得一个时髦的名词。

“我们在AR/VR这条赛道一路走来,见证了一个泡沫被不断吹起,又不断被刺破的过程。”黄阳之说。

2012年,谷歌眼镜横空出世,让“AR拓展现实”这一概念全面进入大众视野,媒体惊呼未来已来,2012年旋即成为“AR元年”。此后不久,陆续出炉的消费级头戴式VR设备,又催热了“VR虚拟现实”,于是2012年便顺带兼任了“VR元年”。

“元年”过后近十年的时间里,AR和VR始终未见大规模普及。国内商场里花上几十元戴着VR头盔坐虚拟过山车的VR体验店遍地开花,但头戴式VR设备仍是专属部分游戏玩家的小众之选。而在谷歌眼镜之后,除了2016年采用了AR技术的手机游戏《宝可梦GO》成为一时话题,AR在消费市场再无建树,更多应用限于专业领域。虽然,近年来AR和VR三五不时仍会“被元年”一下子,但行业始终不温不火,是不争的事实。

黄阳之的公司成立之初,专攻头戴式AR设备的研发。2016年公司第一款产品问世之初,黄阳之信心满怀,但是现实很快就给了他一记重锤:“当时我们投下去2000多万,我想着怎么也能变回一两个亿吧?没想到投放以后,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市场的反响惨淡得离谱,产品大部分都砸在了手里。”

交了2000多万元“学费”,黄阳之的团队次年开始研发模块化AR设备,但是很快发现,代工厂已经不愿接单。黄阳之意识到,行业内无休止的炒作和夸夸其谈,已经把消费级AR/VR设备这条赛道“玩崩了”。此后,他的企业全面转战工业维保、汽车设计、虚拟试衣等专业领域。

疯狂受捧的元宇宙,或许也难逃成为下一个泡沫的命运。黄阳之想要做的,是在泡沫破碎之前,借助眼前风口,为自己的企业乃至身处的这条赛道,再争取一次重新开启“元年”的机会。

距离

机会真的要来了。全球性的热潮之下,AR和VR这对“难兄难弟”成了元宇宙这个玄而又玄的巨大容器中,最被行业看好,同时也是最容易被大众直观理解和接受的元宇宙相关技术。

换言之,它们是目前与我们想象中的元宇宙距离最近的技术。

元宇宙往往被描述为一个与现实世界几无二致,同时又可互动、高度自由、永久存续的虚拟世界。除了创造出元宇宙这个名词的《雪崩》,另一部被屡屡提及的“元宇宙主题”文艺作品便是于2018年上映的电影《头号玩家》。那张剧中主角头戴VR设备的电影海报,成为如今营销号或是短视频在谈论元宇宙时的标配。

一如智能手机是人们接入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头戴式的AR/VR设备被普遍视作未来的人们进入元宇宙的“入口”。但是黄阳之认为,戴着头盔进入元宇宙至多只能算是一种过渡。在他看来,摆脱了外置设备的束缚,像电影《黑客帝国》中描绘的那种利用脑机接口实现的“清醒梦”,才是元宇宙的终极形态。今时今日,我们离《头号玩家》依然遥远,遑论《黑客帝国》。

同样身在AR这条“旧赛道”上的张金玉,也抱持着类似观点。张金玉是北京虚实科技有限公司的CEO,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企业,近年来一直致力于“AR虚拟化身系统”的开发。他们的项目,也将参加即将举行的长三角元宇宙大赛。“我们现在离元宇宙,还差着100个地球到火星的距离。”张金玉说,眼下的这股元宇宙热潮,不过是元宇宙的“前传”。我们目前所能做的,仅仅是通过以AR和VR为代表的技术,让人类“半只脚踏入元宇宙”。

无锡将举办元宇宙创新创业大赛,大家都在寻找元宇宙的入口

黄阳之的企业开发的AR虚拟试衣系统。 受访者供图

“AR剧本杀”是张金玉的企业目前力推的项目。简单来说,这个项目就是让游客在旅游景点借助实景与AR增强现实技术的结合,玩一场剧本杀。“到一个景点,打开手机镜头扫一扫二维码,屏幕上不仅有眼前的实景,还有由我们开发的AR虚拟化身担任的剧本杀主持人和NPC。在它们的引导下,开始一场剧本杀。”张金玉说。

剧本杀颇受时下年轻人青睐。拿着剧本,各自扮演剧中角色展开推理解开谜题的过程,需要大量的“脑补”。张金玉表示,虽然“AR剧本杀”仍然离不开“脑补”,但实景AR的引入,多少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玩家的沉浸感。

对于自己的项目,张金玉坦言,类似于旅游过程中增加额外乐趣。她认为,资本的热炒和媒体的渲染,已提高了大众对于元宇宙的期待,自己所要做的,是反其道行之:“元宇宙的一个关键词是沉浸感,现有的技术和设备,无论是AR眼镜还是VR头盔,远不能实现我们期待中的那种‘身处其中’的沉浸感。通过手机屏幕看AR的沉浸感更弱,但这些是在短期内能实现的。”

张金玉的AR剧本杀,也是为数不多已经真正落地的所谓的元宇宙项目。张金玉告诉记者,首个项目已经确定落户北京首钢园。结合首钢园的重工业气氛,AR剧本杀将向玩家展示一个科幻风格的故事:“目力所及,所有人都认为元宇宙是一个可供炒作的题材,所有讲给资本听的故事,也都在往元宇宙这个概念上靠。我们的优势,就是有足够的前期储备,现在就能投入到实战中。”

内容

10月的最后一天,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在短视频平台一炮走红。这个名为柳夜熙的虚拟人物,至今只发布了3则短视频,但粉丝量已经突破800万。打造出柳夜熙的,是上海的一家企业。创壹科技成立于2018年,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梁子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将柳夜熙定位为“元宇宙博主”,而他们的目标,则是将企业打造为“元宇宙的迪士尼”。

采访当天凌晨3点,梁子康给记者发来微信,提出希望推迟采访的时间。傍晚,记者在位于上海普陀区的办公室里见到他时,梁子康难掩疲态:“最近的确比较累。柳夜熙火了以后,我们每天要和各种人开各种会,做品牌的、做IP的、做周边衍生品的……”

从具体内容来看,柳夜熙目前发布的3则短视频,均由这个虚拟形象与真人演员在结合了电脑CG的实景中,共同进行表演。虽然制作十分精良,讲述的也是一个虚实交错的赛博朋克式的故事,但其本质仍是一段在移动设备上播放的短视频,与我们想象中的元宇宙并没有太多关联。在某种程度上,柳夜熙的走红似乎只是搭了元宇宙概念的便车。

与AR/VR类似,虚拟人算不上是新事物。按照黄阳之的看法,虚拟人也当属“老赛道”范畴。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和迭代,我们已经能够在各种平台、通过各种媒介接触到越来越像真人的虚拟人,传统电视媒体推出虚拟主持人、虚拟新闻主播也蔚为风潮。

但当虚拟人与元宇宙结合,就有了不一样的故事。从《雪崩》开始,在所有关于元宇宙的表述中,身在现实中的我们都需要通过一个“化身”作为自己的投射进入元宇宙;而在无限接近真实世界的元宇宙中,恰恰需要无限接近真人的虚拟人来扮演这个“化身”的角色。

人类真正踏入元宇宙尚需时日,但是对于自己的“化身”,无论是民间还是行业内,都给予了极大的热情与期待。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柳夜熙的走红又在情理之中。

作为柳夜熙的“生父”,梁子康不同意柳夜熙是一个蹭元宇宙热度的产物。他表示,早在今年初,他和团队就已经开始关注元宇宙,围绕柳夜熙的谋划和布局也始于彼时。而短视频则只是柳夜熙的起点,目的是要将这个“元宇宙博主”介绍给大众:“如果没有元宇宙的概念,你可以认为柳夜熙不过是一个虚拟形象和她背后的一套虚构世界观。但当柳夜熙这个形象与元宇宙相关技术结合,就能展现出更高的交互性,整个价值链和延展性也会随之变得更长。”

无锡将举办元宇宙创新创业大赛,大家都在寻找元宇宙的入口

柳夜熙设计稿。 受访者供图

“我们并不是一家所谓的元宇宙公司,而是一家IP孵化公司。但是我们相信元宇宙将始于内容,而且未来IP的价值在元宇宙中会无限放大。”梁子康告诉记者,早在柳夜熙之前,创壹科技就已经在短视频平台上推出了多个视频博主。凭借目前业内领先的内容生产水平,这些博主都有不错的成绩。而柳夜熙,则是公司的第一个虚拟博主。

梁子康表示,虽然柳夜熙目前人气颇高,但并未变现,而他们也并不急于利用这个新打造的IP实现盈利,而是更在意的未来的想象空间:“虽然目前依然只存在于视频中,但是柳夜熙很快就会以其他的形式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无锡将举办元宇宙创新创业大赛,大家都在寻找元宇宙的入口

柳夜熙设计稿。 受访者供图

趋势

下个月,长三角元宇宙创新创业大赛就将结束项目征集正式开赛。黄阳之告诉记者,早在今年8月,他就已经开始谋划这项赛事,但是起初的推进并不顺利:“并不是人人都对元宇宙感兴趣,相当一部分人觉得这东西太虚了。”

转机直至11月下旬才终于出现,无锡蠡园经济开发区对黄阳之伸出了橄榄枝。蠡园经济开发区经发局局长徐江告诉记者,之所以决定联合承办这项赛事,就是为了能够将在大赛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企业留下来。徐江表示,蠡园经开区内已有不少大数据行业企业入驻,而大数据是未来元宇宙建设的基础。站在经开区的角度,如果能够通过赛事,招引一批元宇宙相关领域的企业,就能形成产业上下游,从而互相促进。针对此次赛事,蠡园经开区拿出了具体的政策:对有意入驻的获奖企业,经开区将提供3年免租的优惠。同时,推荐其参与滨湖区内的项目评审。根据无锡当地针对软件及大数据产业的专项政策,通过评审的项目最多可获得500万元的经费支持。

“如果只是大数据,难免显得有些‘窄’。而元宇宙是现在的大趋势,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往上面靠一靠。”徐江说。

将元宇宙视作趋势的地方职能部门并不止蠡园经开区一家。张金玉告诉记者,公司承接了浙江文旅研究院的委托,目前正在撰写《浙江文旅元宇宙落地路径研究报告》,预计明年3月推出。

元宇宙是趋势吗?在一定意义上,答案都是肯定的。一方面,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的增长空间已近见顶,科技行业与金融资本都亟待拓展出一个全新的领域作为未来的突破口。另一方面,全球与新冠疫情的抗争至今仍在拉锯,全球经济亦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而元宇宙这个由一系列既有技术结合而成的新概念不失为一个选择。这也就解释了,为何2021年会成为所谓的“元宇宙元年”。

然而,所有受访对象都提到,在技术未能实现根本性突破的情况下,元宇宙的确依然遥远。暂且不论AR、VR、虚拟人这些“老技术”并不足以满足人们对元宇宙的期待,仅仅是在理论上,元宇宙也存在着难以突破的技术极限:试想,要建设一个与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几乎一模一样,且人人都可参与其中,并与之发生交互的虚拟世界,需要何等巨大的计算机算力?而现在为人类所用的能源中,有什么能够足以持续驱动这庞大算力?

不过,即使是新瓶装旧酒,元宇宙带来的风口对于技术的进步和科技行业的发展,都是我们所乐见。既然已经认定元宇宙是未来的趋势,不如在尽情想象的同时,继续保持冷静。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孔令君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苏唯

来源:作者:于量 高菁

相亲找对象微信搜索“寻爱相亲网”
也可以加微信:yunanxqw

如需进本地群请加客服微信:gonglue01,如遇客服繁忙,请耐心等待即可。

本文系转载文章,作者:元宇宙之家,不代表元宇宙之家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oshimeta.com/33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