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应叫二阶数字空间,需书同文、车同轨、数同规

数据新作为·数据30人20城 系列报道解码数治之道⑧

数字政府建设是推进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支撑,是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而盘活数据资源是数字政府建设的关键之举。南方都市报、南都大数据研究院推出系列专题,专访数据开放实践者、治理标准制定者、数据安全护航者、数据立法起草者等,并且挖掘数据应用创新举措,探寻数治能力优秀区域,以“30人访谈为引,以20城案例为鉴”,致力呈现新时代下的“数据新作为”,共谱数智新篇。

同时,面向全国企事业单位、科研机构等征集数据应用优秀案例(资料或线索请发邮箱nandubdi@163.com),我们将组织大数据领域有关权威专家对案例进行解读、评估,并进行更深入采访,实现更广泛推广应用。

“元宇宙”概念火了,全球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其中,资本市场追捧。尤其是Facebook改名为元宇宙公司之后,更是彻底引爆互联网。最近,“元宇宙”多次出现在各省、市、区的委员提案中,提出要抢先布局“元宇宙”发展,建议政府加快顶层设计。多地政府、企业希望抓住元宇宙这个数字经济发展的风口,推动人工智能与绿色低碳、智能制造等融合发展,打造数字经济新高地。

而数据与算力是元宇宙的关键要素。那么,究竟什么是元宇宙,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有的说元宇宙是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并将现实世界为数字化的虚拟世界,有的说元宇宙就是数据空间。在数字化的虚拟世界里,数据将扮演哪些角色?如何实现数据的价值转化与流通?为什么说元宇宙里的数据就是财富?建设“元宇宙”上的数字政府和数字生活又是怎样?为此,南都专访了大数据专家、科技作家涂子沛。

“我不主张用元宇宙,应该叫二阶或高阶数字空间”

南都:最近互联网上有很多专家在说“元宇宙”,有的说元宇宙是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并将现实世界为数字化的虚拟世界,有的说元宇宙就是数据空间。元宇宙究竟是什么呢?

涂子沛:去年下半年以来,“元宇宙”概念火了,进入越来越多人的生活。简单而言,元宇宙是数字空间或者数据空间。例如,我们在电商平台买东西,在微信社交平台上交际等等,都是在数字空间里交互。元宇宙技术倡导者相信人类的生活、交易、社交等会越来越多往数字空间迁移,以至于在数字空间形成一个完全与物理世界相对应的世界,就是元宇宙。

但是,我不主张把这种空间或者未来技术称为“元宇宙”。因为在中文词汇里,元是“初始”之意,宇宙也有“本源”意思,我们容易发现数字空间是现实空间的一个延伸,而不是物理现实空间的来源和根本。从这个角度而言,这个空间应该叫数字空间或者数据空间。但也有人相信在数字孪生基础上,未来数字空间会出现一些现实世界没有的东西,他们认为数字空间要比物理空间丰富,人还要多,里面会有一些“数字原生人”,就是由算法所产生的完全虚拟的人,而且数字空间里的人能够一直活下去。在这些基础上来理解,我也不主张用“元宇宙”叫法,我们可以将以数字孪生为基础的空间叫数字空间或数据空间,而有虚拟人存在的空间叫“二阶数字空间”或者“高阶数字空间”。

目前,我们距离有意义的“二阶数字空间”还相当遥远,很多城市在建设城市大脑。城市大脑就把城市里所有数据汇集到一起,但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好。很多城市产生的数据,政府、企业或者个人还没有用好,没有分析好。物理世界是基础,我们要把这些真实的数据资源先用好。

南都:元宇宙与数字孪生之间是什么关系,有何相同与不同之处?

涂子沛:数字孪生是指城市里每一个实体在数字空间都有对应物,而且在不断产生数据。这些数字空间的对应物还与现实生活的真正实体一样,互相关联、互动。也就是说,在数字空间能够建模,互相刺激、反馈、影响、互动。现在,城市里还有很多物体在数字空间没有对应物,我们今天还在建CIM、BIM,即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的信息平台,这些都是未来数字孪生的良好载体。

例如,现在我们很多人开车都会有手机导航,但一般的导航都是二维平面的地图,如果这个导航系统是三维立体(3D)的,而且每一座建筑、每一条道路都是高度仿真的,这就是CIM、BIM,那就达到了城市的数字孪生。在开车时候使用这样的导航系统,你就分不清虚拟的数字空间和现实的物理空间,因为它们几乎一模一样。虚实一体化,就是理解这个问题的精髓。

元宇宙在数字孪生基础上又加入虚拟游戏、虚拟人等元素,就是“二阶数字空间”了。虽然这些目前停留在科幻层面,但驱动力就在于人类需要想象,就像我们需要文学作品、戏剧,需要拍电影、看小说一样。未来,我们可以在虚拟空间自己参与、扮演、导演一部电影或者小说。

而且,这种虚拟游戏与现实很多游戏不同。现在,很多真人游戏,“二阶数字空间”的虚拟游戏会有很大不同,是3D的,我们戴着VR眼镜可以沉浸其中,沉浸在一个3D的环境里。数字空间里的人物有些是真人在背后扮演,还有纯粹的“数字原生人”。

虽然未来我们可以在元宇宙当中去预演自己的生活。但目前距离这我们比较远,我们连城市大脑跟数字孪生都没建好,VR设备也有很大差距,我考察过几家公司,类似的产品比较粗放。

数字虚拟人技术在教育、传播领域都有较广应用

南都:既然元宇宙代表互联网技术未来,我们需要关注什么,它如何影响我们的数字生活?

涂子沛:我认为“二阶数字空间”或者“元宇宙”代表新的互联网技术与发展方向,有几样东西值得我们特别关注:一是数字虚拟人。比如,科大讯飞使用我的语音语料,通过机器学习就能合成我的声音,技术已经到达一定高度,可以以假乱真;还有表情分析合成。人的脸部有40多块肌肉,这些肌肉不同的组合和运动,就会产生不同表情。通过编码,我们知道表情怎么产生,哪块肌肉做了什么运动,对表情分析到这样程度的时候,就可以建立算法,控制脸上肌肉,让虚拟人产生类似表情。现在,有几家公司已经做出很好样板。

表情、语音合成已经让数字虚拟人技术越发成熟。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做3D数字虚拟人,长着和涂子沛一样的脸,有高度相似接近的声音,说话有相对应的表情。给出一段文本输入电脑,数字虚拟人涂子沛,或者说我的数字替身就带有表情、语腔、语调、姿态绘声绘色说出来。我相信数字虚拟人技术在教育、传播领域都有较广应用,未来每位老师可能都有数字虚拟替身,上课时候先由数字虚拟替身讲,讲完了由真实的老师引导大家讨论,他自己再做补充。可以想象很多这样的数字虚拟人应用场景,在数字空间它可以代表一个人来发言。

第二,我比较看好数字艺术品或者数字收藏品在数字空间中的产生和交易。在数字空间,未来可以产生一些数字艺术品,比如我用电脑画了一幅画,把中山纪念堂虚拟化,用区块链技术把它唯一化,它就可以在数字空间不断交易。这些藏品在本质上和传统的数字文件例如word文档或者一张照片一样,随时可以copy,但以区块链平台做基础,数字艺术品不能被copy,每个都有唯一身份认证,这就是我们说的NFT(非同质化代币)。

数字空间商业规则会重塑,一些交易模式会改变

南都:在数字化的虚拟世界里,如何实现数据的价值转化与流通?

涂子沛:在数字空间里数据要流通,价值转化,怎么去实现呢?以数字艺术收藏品为例,我们知道,如果你有一个收藏品3D数字文件,就是数字艺术品,事实上这个3D数字文件很容易被拷贝,好比普通数据文档、图片,拷贝成本很低,几乎不要钱就可以做无数个个拷贝,怎么保护它的价值?二阶数字空间还有一个重要的基础,就是区块链的底座,通过区块链来做唯一身份标识,证明它的唯一性。

而且,这个唯一性也不是简单的,怎么解释?因为它是数字艺术品,存放在区块链上,有标识、所有权。作为原创者,他可以在数字艺术品出售后,被别人收藏后仍然对这件作品进行修改。比如,我把中山纪念堂画成一幅画,变成3D数字收藏品,之后中山纪念堂多了一个房间,我可以在数字收藏品中把新房间重新画上去。

简单而言,这种唯一性、可扩展性就给数字收藏品提供了新的、不同收藏方式。在物理空间,你要收藏一个花瓶,或者有人要仿造一个花瓶,成本都非常高。虽然在数字空间仿造一个花瓶成本很低,但使用区块链就阻挡了这种仿造产生,仿造变成无意义的了。在物理空间,一个花瓶,你卖给别人之后,你要再修改是不可能的,但数字空间给艺术家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作品被别人收藏仍然可能修改。这是数字空间与物理世界相比具有的差异性,让我们有很大想象空间。相比于物理世界,数字空间会重塑商业规则,一些交易模式也会改变。

南都:无论是元宇宙还是数字社会,都对数据智能寄予了深厚的期望。那么,元宇宙的数据来自哪里?数据扮演怎样的角色?

涂子沛:无论是元宇宙或者二阶数字空间,是一个纯粹人工、人造的世界,与现实世界不一样。我们现实世界应该说是半人工的,生活的城市里有水泥、钢筋、玻璃、泥土、花草、树木等,这是我们对地球的表面加以改造的结果,但元宇宙这个二阶数字空间是完全人工世界,它只有一个要素,唯一的资源就是数据。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元素、就是对数据起作用的算法。

我们在元宇宙里生存、呼吸,一呼一吸都是数据。我们在摄入数据,我们也产生新的数据。一张照片、一件数字艺术品、一部电影、一封信等等,这些都是数据。要说元宇宙数据扮演什么角色,我感觉数据就是元宇宙里的空气,就是元宇宙里的光。

元宇宙是数据共同体,需要“书同文、车同轨、数同规”

南都:元宇宙里的数据就是财富,身在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将成为一个数据中心节点。如何理解?我们个人如何从数据中得到财富或者现金回报呢?在元宇宙中如何加强对数据的保护,保护用户隐私?

涂子沛:元宇宙里的数据就是财富,个人如何从数据中得到财富或者现金回报?在二阶数字空间里,完全有可能,就像刚才说的数字收藏品交易,就是你的数据。在今天的互联网上,别人使用我们的数据,我们不知道,对吧?如果放在区块链上,那是有标识的,别人要使用我们的数据,我们是知道的,需要我们授权同意。在授权同意基础上,别人需要给我们现金或者红利回报。

至于如何加强对数据的保护,保护用户隐私,这是个大话题。在数字空间,也有规则,隐私保护就是其中一条最重要规则,就像物理世界很多规则一样。在数字空间里,有更多这种保护,我们把这种保护开发的技术叫“隐私计算”或者“多方安全计算”等。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个人核心数据信息,如身份证号码,这些信息可能在云端被使用,但并不需要我们分享出去,就是在使用的过程中并不被对方永久占有,可用不可见,可用不可得。

南都:“数据大统”“高效交互”作为元宇宙的基本要求,必然会与先进入各区域间的“数据”法规相冲突,如何解决?

涂子沛:“数据大统”“高效交互”就是数据大统一,我把它叫“数据共同体”。这个世界数据共同体是从城市开始的,现在,我们在建城市数据共同体,以城市为单位,之后要建行业数据共同体,还有国家数据共同体,再到世界数据共同体。一个简单原则就是,我们要让一个城市内部数据互联互通,一个行业内部数据互联互通,一个国家内部数据互联互通,再到全世界数据的互联互通。

这种互联互通基础,就是共同的规则,就是“书同文、车同轨、数同规”。各行各业、各个城市、各个国家都会有一个“数同规”的过程,即数据统一标准。但是,这个过程的实现不是一年两年,要以十年为单位,甚至可能要50年、100年,才能够完成。我们可以预计,过程很漫长,但世界数据共同体的目标,总有一天会达成。

涂子沛:元宇宙应叫二阶数字空间,需书同文、车同轨、数同规

个人简介:

涂子沛,大数据专家、科技作家,数文明科技(广东)CEO,曾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广州市第十五、十六届人大代表,同时担任广东省数字政府专委会委员、浙江省特聘专家、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客座教授、珠海伊斯佳科技股份公司董事,人民网、广东国地科技公司独立董事等职务。2020年度获评中国新经济领军者,中国AI(人工智能)金雁卓越成就奖。专著有《大数据》《数据之巅》《数文明》《数商》《善数者成》《给孩子讲大数据》《给孩子讲人工智能》《和爸妈一起学创新》《和爸妈一起学创业》等,作品销量已逾百万册,曾经三次入选中国图书的最高奖国家图书馆文津奖。《善数者成:大数据改变中国》被中共中央组织部评选为全国党员教育精品教材。涂子沛先生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系,研究生毕业于中山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公共管理硕士和信息科学硕士学位。

出品:南都大数据研究院 数字政府研究中心

统筹:邹莹 研究员:袁炯贤 设计:刘寅杉

相亲找对象微信搜索“寻爱相亲网”
也可以加微信:yunanxqw

如需进本地群请加客服微信:gonglue01,如遇客服繁忙,请耐心等待即可。

本文系转载文章,作者:元宇宙之家,不代表元宇宙之家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oshimeta.com/33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