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元宇宙,一场概念炒作的狂欢

元宇宙,当之无愧成为2021年全球互联网和科技行业追捧的概念,也是资本市场上最喜欢炒作的概念。

全球各国在疫情期间持续“大放水”引发的通胀,让人们更倾向于投资而不是储蓄。许多人可能在炒作元宇宙概念股上赚了或赔了几轮钱后,也没法明确解释元宇宙究竟是什么。

自从社交网络巨头脸书的创始人扎克伯格高调宣布,公司一切事务都会以元宇宙优先,人们对于元宇宙概念的探讨与发酵从未停息,势头丝毫不输当年的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甚至到了一种玄幻离谱的程度。

可能连扎克伯格自己都想不到,元宇宙能被全社会玩出这么多花样。

担心落后的应激反应?

元宇宙,最早出自著名科幻作家史蒂芬森1992年的小说《雪崩》,书中描绘了一个全球经济崩溃的世界。面对绝望的现实世界,人们更愿意活在一片名为元宇宙(Metaverse)的虚拟网络世界里。

这本科幻小说在互联网圈内几乎是家喻户晓,不少人认为书中的描述很有预言性质。

当扎克伯格将自己的公司改名为元宇宙之后,《雪崩》的作者史蒂芬森却公开澄清,“我和脸书之间的交流为0,没有任何商业关系,他们只是使用了我在《雪崩》中创造的术语”。

 

《雪崩》的作者史蒂文森发推撇清与脸书的关系。(图源:社交媒体)

连元宇宙概念的发明者都站出来撇清关系,那扎克伯格所谓的元宇宙究竟是什么?

于是,各种各样的解读铺天盖地而来。

有人认为,魔兽世界这种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就是元宇宙;有人认为,2021年3月在纽交所上市的共创游戏平台Roblox就是元宇宙;有人认为,元宇宙就是一个高配版的3D社交网络;有人认为元宇宙是一个覆盖全球的虚拟世界,在那里,人的身份和现实世界毫无关联,有着独立的经济系统和货币体系,可以让你的人生重来。

还有更具概念性质的解释,比如元宇宙是平台的平台,它能够打破平台的壁垒,让数据和数字资产跨平台流动。角度更清奇的人,会认为元宇宙是一个时间点,当人们愿意在虚拟世界花费的时间超过现实世界时,就意味着人类社会进入“元宇宙阶段”。

不同的人、资本、组织根据各自的理解,拓展着元宇宙的概念,在自己臆想出来的赛道上拼命地抢占先机。

比如微软、百度、腾讯,这些科技巨头都表示要推出各自的元宇宙;传统服装业巨头耐克收购了虚拟鞋业公司RTFKT,打算在元宇宙里卖虚拟运动鞋;歌手林俊杰甚至在一个名叫分布式大陆(Decentraland)的元宇宙空间里买了三块虚拟土地;韩国首尔政府更是直接启动了一个5年计划,要把首尔打造成元宇宙城市。

但在脸书把公司名字改成Meta(元宇宙)之前,这些解读和思维发散统统都没有出现。

换言之,无论元宇宙是一个产品、一个平台、一种社会形态还是一个时间点,它可能根本不在当前人类社会自然演化的必然趋势上。这些解读都是脸书改名引起行业震动后,人们担心自己落后于时代才做出的应激反应。

或许,元宇宙并不意味着变革,而仅仅是一种对变革的期待、对未来的描述。

脸书被迫转型的无奈之举

当人们无法理解一个陌生的概念时,类比通常是一个易于切入的手段,但用作类比的对象本质上又和这一概念不同,最终就可能导致理解的偏差。

比如许多人直观地认为,电影《头号玩家》中的虚拟世界就是元宇宙,于是就按照电影中所描绘的那个“绿洲”世界来决定自己押注的技术路径。

相亲找对象微信搜索“寻爱相亲网”
也可以加微信:yunanxqw

如需进本地群请加客服微信:gonglue01,如遇客服繁忙,请耐心等待即可。

本文系转载文章,作者:元宇宙之家,不代表元宇宙之家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oshimeta.com/33594.html